5683神算网香港

神算网 > 5683神算网香港 >

《贾平凹、韩鲁华访谈对话录》序言小蘋果论坛
更新时间:2019-10-07

  文化如南山之乔木,历时代之风雨,终成名器,承载文明,裨益来者。家宽文化,聚小流已成江海,积跬步已成千里,以传承师道为己任,站在中国文化的立场,为文化而担当。文化导师,乃是以德养惠及学子,以学术为其重的名流大家。他们的声音,承载着一个时代的力量,温暖人心。他们的文字,承续着我们这个民族的传统。沧海横流,山谷而为之变易,唯师者的声音、影像如日月之恒,启迪来者。

  当诸位看到这本我与平凹的访谈对话录时,我已经从西安建筑科技大学退休了。学校做出新规定:2012年及之后获得博士生导师资格者,60岁退休,不再延长至65岁。而我恰好是2012年获得博导资格的。

  从大学毕业开始从事中国现当代文学教学与研究工作,一晃30多年就过去了。这30多年间,自己又做了些什么呢?与平凹(于此直呼平凹之名而不带姓,并非不敬重,而纯属习惯。陕西文学界朋友都是如此。这也是陕西关中的一种习俗,同辈乡亲朋友称呼从不叫全姓名。若称其姓名全称,反倒让人觉得生分、见外。)的结缘以及从事他的文学创作研究,并为学生开设贾平凹文学创作研究专题课,可以算是一件值得回味的事情吧。

  与平凹结缘,纯属研究需要使然。1986年,比较系统地阅读了平凹的作品,甚为喜欢,并产生了写点东西的想法,但底气还不太足。上了四年大学,整天读文学作品,几乎没有好好读过一本理论著作。读了名著,深受鼓舞,写了许多小说、散文之类的东西,可一篇也未公开发表过。由此可见,我的理论基础比较差,逻辑思维不发达,写论文缺乏自信。就想,若能与平凹聊聊,以印证自己的阅读感受,也许能增加些信心吧。正好,不知因何事与同乡新民王兄再次相见,我言及想写关于平凹文学创作的文章,有些想法很想与平凹聊聊,以便更深入地了解他的创作。经新民兄引荐,第一次拜访了平凹。那次,不仅就平凹的创作做了些交流,印证了我的一些阅读感受,平凹还送我一本由陕西人民美术出版社刚出版的他的游记散文集,责任编辑就是新民兄。此后,我连续写了几篇研究他文学创作的文章。我是个愚笨之人,有个习惯,每次写文章,总是想尽量与作家交流交流,了解作家还未见诸文字的更为潜在的心理、想法。这样做,并非是要按照作家所说去进行研究写文章,而是首先搞清楚作家是怎样想的,他所要追求与达到的目标是什么,以此与其作品文本进行比照,看看他究竟做得如何,以更深入全面地把握作家的创作。包括写陈忠实、赵熙、邹志安、京夫诸位老师的文章都是如此。这样,随着研究的持续与深入发展,便与平凹的来往交谈就多了起来。可惜那时录音条件差,大多没有留下录音。就是做过录音的,因录音磁带质量问题,也多废掉了。前段时间研究生帮我将这些录音磁带转为碟片,但多数已听不清楚或消音了。

  在与平凹交往的30年间,其实我们接触的次数并不是很多的。可以说,与他的交往大部都是出于研究的需要,除了研究性的文章,有关我们之间交往的文字写的极少,只是偶尔涉及。他也从未写过有关我或者我们交往的文字。当然,人非石木,岂能无情?比如,他曾两次动意欲将我调到西安市文联做理论工作。2003年西安建筑科技大学要办中文专业,就是平凹力荐我做中文系主任的。有人写他的研究著作或深度文章,他也几次介绍让与我谈谈。30年下来,在多次关于他文学创作以及文学的交流访谈中,自然而然地也就建立起一种心照不宣的情意来。而这种情意主要是蕴含于研究文章之中。我认可穆涛说的一句话:我与平凹的交往,是貌离神合。这种貌离,就是我们并不常见面,就是见了面,也是谈创作的多,拉家常的少;神合,就体现在我对于平凹文学创作研究的文字之中。这也是我坚持的作家与评论家关系的一个基本原则:寻求二者之间精神交融的契合,而非日常的拉拉扯扯。更不想借作家之名而去营构什么虚妄的社会机巧。

  我之所以30年坚持对于平凹文学创作的跟踪研究,那是基于我对于平凹在中国当代文学发展历史上地位的基本判断。对于平凹的文学艺术价值判断,这里录贾平凹文学艺术馆2006年我与李星先生所撰写前言中一段话做答:“贾平凹是当代中国文坛屈指可数的文学大家和文学奇才,是当代中国一位最具叛逆性、最富有创造精神和广泛影响的具有世界意义的作家,也是当代中国可以进入中国和世界文学史册的为数不多的著名文学家之一。他以自己独具的文学艺术天赋,创造出融中国传统美学与当代世界普遍性人文精神为一体的、独树一帜的文学世界,具有丰富而深刻的中华民族性格和心理内涵,在为人,为人生,为他的时代塑像。他既是一位不断追求美和创造美的文学艺术家,小蘋果论坛!生活和时代的骄子,也是祖国和人民的儿子,他用自己如椽之笔为自己所生活的时代命名,也将自己的名字烙印在时代的纪念碑上。”我用简略的话说就是:贾平凹是一位贯穿中国新时期以来当代文学创作始终的作家;一位在艺术创造上不可重复的独树一帜的作家;一位进入了中国当代文学或者现当代文学史的作家;一位具有世界影响,亦即可以与当今世界文学进行对话的作家。

  有关平凹的文学创作是否能够与当今世界文学进行对话,学界存在着不同的看法。这里其实暗含的是:中国文学是否具备了独立的文学品格,是否具备了与世界文学进行对话的资格。在我看来,中国现代文学从鲁迅一代的开创奠基,经过百十年的历史转换与建构,到了贾平凹他们这一代,已经具有了中国现代文学的独立品格,以平等平和的心态,在与世界文学的交汇中,进行着对话。当然,具备与世界文学进行对话的作家也不仅限于平凹,像莫言、陈忠实、阎连科、刘震云、余华、王安忆、苏童等等,他们共同支撑起中国文学与世界文学对话的艺术平台。他们承续并发展了鲁迅们五四一代所开创的现代文学传统,将中国文学艺术推向了一个新的阶段。这一判断,并非是因了2012年莫言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而是基于对于他们文学作品的阅读(当代一线作家的作品虽未全读完,但他们具有代表性的作品都读过。)。就此而言,平凹从1980年代始,就执着地进行着中国式文学艺术叙事的探寻。他是最具中国文学艺术思维和最得中国文学艺术精神的作家。

  平凹文学创作初期,痴迷于明清文学,就是到了《废都》时期,他与《红楼梦》的内在关联性依然是很凸显的。但是,他对于笔记文学的吸纳,使其在艺术上有了不少新的感悟,《商州三录》应当说是其标志性的收获。《废都》之前,他一直探索的是意象创造,并奠定了他至今依然持续的艺术创造的基本思维模态。有两段话是解开平凹艺术创造之谜的重要自白:

  “‘卧虎’,重精神,重情感,重整体,重气韵,具体而单一,抽象而丰富,”“以中国传统的美的表现方法,真是地表达现代中国人的生活和情绪,这是我创作追求的东西”。

  “中西的文化深层结构都在发生着各自的裂变,怎样写这个令人振奋又令人痛苦的过程,我觉得这其中极有魅力,尤其作为中国的作家怎样把握自己民族文化的裂变,又如何在形式上不以西方人的那种焦点透视法而运用中国画的散点透视法来进行,那将是多有趣的实验。”因此,“艺术家最高的目标在于表现他对于人间宇宙的感应,发觉最动人的情趣,在存在之上建构他的意象世界。”

  阅读平凹《废都》之前的文学作品,确实有如他所说之感受,故此,当我准备对他文学创作进行整体研究把握时,便紧扣住了意象建构这一艺术创造的核心问题。也正因为有如此阅读感悟,在1990年代对于他的访谈话题之一,便是紧紧围绕这一命题展开的。于此同时,那时我认为贾平凹不是典型的现实主义作家,而是一种精神表现型作家。记得1997年在西安南郊一所医院与他交谈我这一看法,他听后甚为认可,并让我为他在香港出版的一本作品集写了篇序言性的导读文章。这些访谈也就形成了我于2003年出版的研究他文学创作著述《精神的影象——贾平凹文学创作论》的基本观点。

  平凹《废都》之后的创作,又发生了新的变化。但在我看来是万变不离其宗,这个宗就是继续中国化的文学叙事艺术的探寻与建构。其中最大的变化就是学术界所认同的生活化的文学叙事,我将其称之为生活漫流式的文学叙事。需要说明的是,平凹生活流式的文学叙事,并非始于《秦腔》,而是《废都》,后经《白夜》等,到了《秦腔》做了一次艺术上的总结。我在谈《废都》的文章中虽已提出生活叙事的问题,但并未展开论述。关于《白夜》写了两篇文章,就是紧扣生活叙事而展开论述的。但对于平凹文学创作的基本艺术判断,依然是以意象创造为其基点与艺术建构总领。印象中断断续续与平凹聊过这方面的问题,只是没有录音,连笔记也未做过。正因为平凹的创作,于《秦腔》进行了一次总结与新的开启,与他访谈的问题重心也便转向了文学叙事方面。此后这十年间所写文章,也是多从叙事学角度切入。平凹这多年所探索的是否中国式的意象叙事模态呢?我还未思考透这个问题。我有个看法,文学艺术创造,最为根本的是艺术思维方式与艺术精神问题,而不是艺术手法的移植,或者思想观念的强行介入。它必须是从骨子里生长出来的。之所以说平凹是当代最中国化的作家,就是因为他的艺术思维方式是中国的,融铸于作品艺术建构中的艺术精神内核是中国的。于他的身上体现出更多的中国传统文人的习性与气质。

  除了我与平凹的几篇访谈录,还收入了两篇对话作为附录,一篇是我与南方人物周刊主笔李宗陶女士作的一次对话,一篇是与几位同行关于《带灯》的座谈。还有一篇论文,这些可作为我对平凹文学创作思考的一种补充。

  这部对话录能够出版面世,首功当归于周公度。其实我与公度接触并不多,也就仅仅是几次见面。但还是给我留下了比较深的印象。我一向比较疏懒,不愿受约束。更怕麻烦事。手头收集了有关平凹研究文章几千篇,一直想出套贾平凹研究资料文集,但是一听要求人,做这做那,也就放弃了。也曾有人说要我编本平凹《废都》评论集,稿子发去就再也没有下文了。这次公度与我联系,我也是半信半疑,态度并不是很积极的。直到前几天他又催问要稿子,我才将这些东西归拢在一起。其他事都由公度去做了。在此对公度表示谢意。同时也感谢为出本书做出辛勤劳动的出版社的诸位先生。

  文责自负,凡我说的话我都负责。由于是谈话,所以,有些话是顺口而谈,难免疏漏、不当和不严谨之处,在此敬请读者批评指正。这里还需说明一点,有些地方原想做些文字方面的润色,起码让语句顺畅一些。但公度说这是原始内容,更具现场真实感。我想也是,就原汁原味地呈现给读者了。我想,读者自然有自己的判断力,会读出我们的原意思的。

  封面号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封面号平台的观点,与封面号立场无关,文责作者自负。如因文章内容、版权等问题,请联系封面新闻。


香港码会开奖历史记录| 香港马会开奖资料| 六合现场开奖结果| www.480478.com| 六合人生| 雷锋高手论坛| 正版免费资料大全2017| 052222.com| 铁算盘| wap报码室| 今期老天机报图| www.34570.com|